铸造展|铸件展|2021第十七届中国(上海)国际铸造展览会|官方网站|上海铸造展览会|中国铸造展览会-k8国际娱乐平台

当前位置: > 行业新闻


铸锻热行业何以集体质疑新版职业大典?>
阅读 1267 次  发布于:2015-9-2

“新版《大典》不仅归类不合理,而且对铸造工作任务的具体描述还有严重错误,这将直接影响到铸造行业技术人才的有效培养。”这是中国铸造协会副秘书长袁亚娟日前接受中国工业报社记者采访时强调的一个观点。
  袁亚娟所说的《大典》系《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国工业报记者了解到,该《大典》的修订工作已基本完成,不日即将印刷出版。
  除中国铸造协会以外,中国锻压协会和中国热处理协会对该《大典》将铸、锻、热等行业工程技术人员合并在“材料成形与改性工程技术人员”一个职业中均持反对意见。
  铸锻热行业组织质疑
  袁亚娟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在新修订的《大典》中,没有单列“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而是将铸造、锻造、热处理等技术人员合并在“机械制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下统称为“材料成形与改性工程技术人员”。“由于没有与铸造产业相对应的工程技术人员职业,这意味着铸造技术人员的劳动无法得到社会的认可,而且对他们进行职称评定或专业培训也会相对困难,这对本来就不招人待见的铸造行业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更为严重的是,在‘材料成形与改性工程技术人员’职业的工作任务说明中,只有第一条是具体描述铸造内容的,可惜也描述得很不全面,可以说是偏离得太远了;其他项则全是没有工作特点与实质性内容的笼统描述。”袁亚娟说,“第一条的具体内容是这样的:研究、应用高强度灰铸铁制备控制技术、精密铸造技术和铸造工艺装备。”她指出,修订版特指一种铸造合金、一种铸造方法显然是以偏概全了。
  中国工业报记者又电话采访了参与本次《大典》修订两年多且负责锻造、冲压和钣金部分修订的中国锻压协会副秘书长齐俊河。齐俊河说,中国锻压协会对本次修订结果很失望,感受到修典单位对基础制造工艺不重视,未按产业的实际情况进行分类。不把“锻压工程技术人员”单独列出,是与产业发展的严重脱节。
  中国锻压行业包括锻造、冲压和钣金加工三大不同的领域,有其独特的工艺特征、完整的技术体系、不同的生产用途,涉及数万家企业、数百万人的从业大军,和近百万工程技术人员。一直以来,没有一个专门的工程技术人员职业分类与之对应,严重挫伤了锻压行业技术人员的工作积极性和社会认同感,不利于行业得到社会的关注和政策的支持,不利于吸引年轻人的加入,不利于整个锻压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从而也会阻碍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和升级。
  中国热处理行业协会理事长佟晓辉也向中国工业报记者表明了他的观点,“热处理是一个独立的行业,与铸造和锻压行业合并在一起,等于把这行业给弄没了,这不利热处理行业人才培养,更不利于行业发展。”
  人大代表建言
  此前,在今年两会期间,两位全国人大代表也就《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职业设置提出了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春风集团董事长曹宝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增加‘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的提案中建议增加“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的理由是:第一,职业功能上的不可替代性;第二,职业内涵上的深奥性;第三,职业实践上的科学有效性;第四,职业权力上的自主性;第五,做强我国制造业的急迫需要性。截至目前,这一建议,相关部门还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圣泉集团董事长唐一林则在“关于‘理顺铸造技术技能资格体系,加快高质量人才培养速度,助力装备制造业做强’”的提案中建议修改我国高等教育专业目录,设置可细化培养方向的“铸造技术与管理”专业,同时,对分散在机械工业类、冶金工业类、有色金属工业类和汽车工业类4大行业的36个相关工种进行统一整理、合理分设和管理。他认为,这样才可从源头上再造合理、有效、可持续的铸造行业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体系,实现劳动力资源合理开发、配置和适应经济发展水平的需要。
  曹宝华日前在接受中国工业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铸造与冶炼、铸造与机械制造是不同的工艺、技术与学科分类。在铸造生产实践中,融化金属的熔炉不同于冶金行业的熔炉,其金属液的处理技术和原理也不同于对“冶炼工程技术人员”的职业要求;并且铸造的高温成形特性对铸型提出了耐火度、高温强度、溃散性等特殊要求,这是机械制造领域无法涵盖的内容。因而,铸造涉及的材料、设备、工艺过程、操作要求、在线检测等方面必须有很广泛的多学科的知识支撑。“正是由于铸造具有多行业、多专业交叉,工艺过程复杂独特,涵盖广泛的特性,决定了‘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性。”
  唐一林在接受中国工业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我国高等教育专业目录中未设铸造专业,与之相关的是将铸、锻、焊、热等合并于一体的“材料成形与控制”专业;调研显示,示范性高等高职院校“材料成形与控制”专业铸造培养方向的专业课程设置与铸造企业岗位需求并不呈现密切相关性,而只是与其本身拥有的教学资源相关度较高,因而培养的专、本科人才不能适应行业企业的需求。
  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1999年5月颁布)第二大类(专业技术人员)中未设“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其工作内容与能力要求主要分散在“2-02-05-01冶炼工程技术人员”、“2-02-05-03金属材料工程技术人员”和“2-02-07-02机械制造工程技术人员”三个职业中,而且这三个职业的叠加并不能完全涵盖“铸造工程技术人员”的全部任务,也不能表达出“铸造工程技术”的专业特质信息。“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的缺失,阻断了铸造技术人才的成长途径,无怪乎先进工业国家铸造界权威人士曾断言:中国虽然是全球最大的铸件生产国,但近三十年来对世界铸造技术的进步毫无贡献。
  人社部发声
  据了解,国家职业大典的修订是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主持,具体工作由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下属的机械工业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操作(以下简称“指导中心”)。5月上旬,中国铸造协会通过指导中心向人社部提交了包含“铸造行业发展趋势、就业现状和99版与修订版大典中铸造职业、工种体系对比”的一份主材料和三份附件材料。
  今年5月20日,人社部修典办工作人员致电中铸协表达了三层意思:一是人社部相关领导很重视中铸协的建议。二是大典修订时间太长,目前急于印刷出版,已来不及增加“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而且,每个新增职业必须要有300份采样数据支撑,这个职业却没有采样数据。三是人社部决定本修订版大典维持原状,不增加“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并请中铸协以后关注增补机会和渠道。
  袁亚娟当即表达了不满,并两次致电人社部修典办负责人,均未接听。然后她又与指导中心一起查找到2012年底至2013年初收集到的关于新增“铸造工艺技术人员”职业的414份采样数据。当即发送短信告知人社部修典办工作人员这一情况,并说明,在后来的行业调研、专家论证中将原先确定的“铸造工艺技术人员”职业名称修改为“铸造工程技术人员”(有会议纪要和呈报材料),并完善了职业定义和主要工作任务的情况。
  此后,中国工业报记者多次致电人社部修典办这一负责人,同样没有接听。6月12日,中国工业报记者终于拨通了该负责人的手机,他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没有接听电话的原因是会议比较多,再加上不知是谁也就没有回电。说起中铸协提出的铸造行业修改建议为何没有采纳时,他表示,此前已经通过修典办的工作人员表达了意见。
  同时这位负责人指出,修典是有程序要求的,为体现完整性,尽可能让每个行业都有体现。在修典的过程中,把铸造、锻造、热处理三个行业合在“材料成形与改性工程技术人员”项目下,先找出相似性,然后再找出不一样的地方,分别加以阐述。
  “6月1~12日是网上征求专家意见的时间,今天是最后一天,6月下旬召开全体委员工作大会,原计划7月1日出版,现在因故要推迟到8月出版了。”该负责人说,“在此期间可以做细微调整,如果工作任务、定义不准确等可以修改,至于中铸协提出增补新的项目这次是来不及了,建议他们关注每两年一次的项目增补。”
  袁亚娟认为,人社部修典办对此事的处理不太妥当。其一,职业大典是职业教育、企业用人的纲领性、指导性文件,不要说尚未印刷,即使印刷了,知错就要改正;其二,无采样数据的说法不存在;其三,职业的设立应从市场需求和国家发展需要出发,而不是从工作人员操作的便利性出发;其四,中铸协在没有任何回报的前提下从2012年底至今一直为“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能在大典中合理设立而努力,但两年半过去了,建言被采纳却十分困难,加上信息不对等(比如上述网上征求专家意见就没有渠道得知,也不知有无资格提出意见),不可能指望两年一次的增补机会能够及时得知和有机会做此事。
  业内专家的建议
  长期从事铸造合金教学和科研工作的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曾大本教授认为,“材料成形与改性工程技术人员”职业过于笼统,它不只是包含了好几个机械制造行业的工程技术人员的工作,而且这些行业在专业技术上彼此差别悬殊,这样很难对从事某种职业的技术人员的业务水平做出合理的评定,也很难对从事铸造、锻压、热处理等技术工作的人员进行相应的业务培训等工作。“这样设定职业的好处是对机械制造工程技术人员的归类简化了,但对铸造、锻压、热处理等行业的发展,对有关工程技术人员的成长和培养是不利的。”
  他建议,在《机械制造工程技术人员》(小类)下单设“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理由是:铸造生产贯穿了从原材料到产成品的全过程,铸造产业是制造业的重要基础,多学科的交叉、高新技术向传统产业的渗透与融合是现代铸造技术发展的特点。
  德国、美国、日本等主要工业国家对铸造工程技术人员的工作较为重视,他们都认可“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并设有独立的认证机构,行业协会和有关院校还定期对从事铸造工程技术工作的人员进行培训。
  我国是铸造大国,铸件年产量连续15年居世界首位,2014年达4620万吨(占世界总产量的40%以上,相当于世界生产量排第二至十位的美国、印度、日本、德国、俄国、巴西、韩国等国家的产量之和)。近年来,《铸造准入条件》的颁布实施,我国铸造业发展很快,但大而不强、企业平均规模小、技术工艺落后等还是基本现状。当前,我国经济发展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铸造行业进入了以改革发展促进转型升级的新阶段。就目前形势看,铸造业转型升级应着重从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从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加以推进。在这样的背景下,设定“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有利于发挥广大从事铸造技术工作人员的积极性,有利于推动铸造行业转型升级和确保可持续发展。
  相对其它机械加工行业,铸造更脏、更累、更危险,行业内就业人员老龄化严重,技术人员和年轻工人缺乏,为此,更应设法积极培养和给铸造业输送更多的高素质、兼具专业技术与管理技能、国际视野与竞争力的复合型创新人才。如此说来,在我国职业大典中设置“铸造工程技术人员”职业,以认可和鼓励从事铸造技术工作的人员在本职岗位上做出贡献就有特别重要和深远的意义了。(来源/中国工业报,文/崔玉平,编辑/李宏伟)